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

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

左晖的突然去世,给“创业未半”的贝壳留下了3道难题。

不可否认的是,左晖之于贝壳,可能胜过任何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之于企业的重要性。首先,贝壳刚刚“上岸”不到一年,仍未完全确立市场龙头地位,后续将如何进取?

另外,贝壳刚刚扭亏为盈不久,盈利的持续性尚待市场考验。最关键的是,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强敌环伺之下,左晖突然“走了”,谁来守住贝壳的江山?

贝壳“离不开”左晖

“左晖几乎就是贝壳的‘灵魂’,是贝壳的灯塔,太重要了”,一位贝壳内部人士看到去世消息后,说的第一句话。

回顾左晖的创业史,几乎就是一本“白手起家”的励志史,也是贝壳从0到1的过程。

有些人天生就带着创业的基因,左晖便其中之一,21岁从北京化工大学毕业后,“打工人”的日子过得毫无激情,业绩自然平平。

1995年,左晖开始了创业之路,掏出所有积蓄与2位同学做起了保险代理的生意,不到5年的时间,左晖赚到了第一桶金,超过500万元。

2000年,左晖突然退出保险行业,转行做房产中介,在北京成了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招了37名员工卖房。

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

押准赛道之后,左晖拼命投入,没日没夜全身心投入,链家规模迅速扩张。到2005年,链家的门店数量扩张到了300多家。

2018年4月,链家宣布成立新平台贝壳找房。2019年,贝壳成交总额(GTV)达2.13万亿,成为中国最大的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

2020年8月,贝壳找房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成为了“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上市当天市值便超过200亿美元。随后,贝壳找房的股价一路攀升,2020年11月16日,贝壳股价一度冲高至79.4美元,总市值冲破900亿美元大关,折合人民币超过了6000亿元。

6000亿的市值,是什么概念呢?

与房产交易平台相比,贝壳找房的总市值相当于我爱我家、房天下、58同城、易居、房多多市值总和的5倍多。

即使是中国几大房地产巨头,也被贝壳秒杀。首先看中国总市值最高的房企巨头—万科(000002),其总市值为3036亿元;2020年中国销售冠军的房企碧桂园,总市值也不过约2145亿港元,再看中国恒大,总市值也仅有1685亿港元。意味着,贝壳的总市值一度可以比肩中国前3大房地产龙头的总和。

另外,即使与其他互联网科技公司对比,贝壳的总市值也足以傲视群雄。中国搜索巨头百度的总市值也只有669亿美元,贝壳与之相差无几;2018年上市的B站,目前市值仅有394亿美元,老牌上市公司新东方目前市值不到200亿美元。

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

即使是经历了一波深度回调,贝壳的总市值仍高达5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32亿元。

对比之下,不禁令人感慨成立不过2年,上市不到1年的贝壳,未免也太值钱了吧?

“投资优质股票的本质,就是投资优秀的创始人与管理团队”,这是美股市场非常信奉的投资原则之一,美股给予贝壳的高定价,一定程度上是给贝壳创始人左晖的溢价。

左晖的“告别”,或许会让资本市场对贝壳重新定价。

在最苦的市场吧,贝壳能不能持续赚钱?

在左晖离去之后,贝壳更大的不确定性是,能否持续保持盈利能力。

“贝壳从事的行业注定是非常艰难的。”这是赴美上市当天,贝壳CEO在上市致辞中的一句话。

确实,房地产几乎是互联网最难涉足的行业,因为房地产交易标准化太难,交易流程非常复杂,且充满不确定因素,买房卖房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辈子只会发生一两次,交易频率极低。

互联网+房地产是非常辛苦的市场,即使是阿里巴巴也狠狠地栽了几次跟头,一度怀疑人生,最终放弃了,这才有了贝壳后面的机会。

2019年全年,通过贝壳平台完成的房屋交易总共超过220万笔。其中,2019年二手房交易超过60.7万笔、新房交易超过53.2万笔,单以成交额计算,贝壳找房是所有行业中的第二大平台,仅次于阿里。

然而,即使是做到了中国最大的线上线下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贝壳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据贝壳的财报显示,过去3年时间,贝壳累计亏损超过40亿元。2017-2019年,贝壳的归母净利分别为-5.744亿元、-4.678亿元、-21.84亿元,2020年Q1季度亏了12.31亿元。

截至2020年二季度,贝壳才扭亏为盈,2020年全年盈利27.8亿元。2021年一季度,盈利10.6亿元。当销售利润率仅有个位数,2021年一季度的销售净利率为5.12%,稍有不慎就会亏钱。

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

而对于此前的亏损,贝壳给出的解释是,最重要的原因是贝壳付给代理商、经纪人的佣金成本越来越高,2018年为218亿元,2019年剧增至347亿元,占了大半营收。

烧钱补贴代理商、经纪人,促进线上成交,贝壳亏损无可避免。贝壳找房一直烧钱利用牺牲短期利益换取长远发展,这种方法是互联网的常规套路,房屋中介背后的高速增长本身就埋藏着下行的风险。

而疯狂的烧钱扩张,也让贝壳的负债规模持续飙升。

据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贝壳找房的总负债为191.4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上升到240亿元,2019年继续飙升至357.3亿元。截止2020年9月30日,这一数据飙升至398.4亿元。

谁来守住贝壳的“江山”?

打江山难,守江山更是难上加难。

贝壳的模式本质就是线上房产中介,不代表买卖双方中的任何一方,也不为任何一方创造价值,唯一目标就是撮合交易,赚取佣金,并没有太高的护城河,而且交易双方的使用频率极低,对价格敏感也非常高。

贝壳将互联网+房地产模式跑通之后,必定会有很多的竞争者蠢蠢欲动,毕竟房产行业的蛋糕实在是太大且非常诱人。

根据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的测算,中国住房地产 2018 年总市值 321 万亿元,相当于美国的 2.4 倍。当中每年有 6 万多亿元价值的住宅换手、12-13 万亿元新房卖出,再算上租房,就是一年 25 万亿元成交额的大市场,相当于阿里电商三年的成交额。

2020年9月,阿里联手易居杀入线上卖房领域,将成立由阿里控股的合资公司,推出交易平台“天猫好房”,第一期计划投入50亿元。

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

另外,京东也开始发力线上卖房交易,未来这个赛道的竞争将越来越激烈,贝壳的日子也会越来越难过。

作为中国互联网卖房“第一股”,美股资本市场给予的估值非常高,最新市盈率(TTM)高达539倍,很显然,资本市场高估了贝壳的成长性,低估了行业的竞争激烈程度。

左晖的突然去世,贝壳的江山由谁来守住?这将是贝壳未来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贝壳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董事会将对公司治理及相关事宜作出适当安排,并在两周内适时发布公告。

根据贝壳最新财报,截至今年2月底,贝壳创始人、董事长左晖持有38.8%股权,及高达81.1%的投票权。

在贝壳团队中,由于贝壳现任CEO彭永东(PENG Yongdong)持股为3.1%,有1%的投票权,在个人股东中仅次于左晖。坊间猜测,彭永东是最有可能的接班人。

其实,彭永东并非是贝壳的创业元老,2010年,在左晖力邀之下,彭永东才加盟了链家,负责互联网业务。他接手的第一个任务是利用已有在线产品推动真房源数据库的进一步完善以及面向C端的信息展示,这个任务一做就是四五年。

彭永东这四五年的工作,正是贝壳找房的底层支撑。此后,链家每年投入亿元级的资金进行互联网化。而彭永东,如今更成了贝壳找房、链家、德佑三位一体的CEO。

业内人士曾表示,彭永东掌管贝壳找房、链家、德佑,就是被左晖选做接班人最明确的信号。另外,据了解彭永东与左晖的人士透露,彭永东有种“一眼看到本质”的能力,且跟左晖同频、投契,价值观高度一致。

面对强敌环伺,彭永东能否“守住江山”,可能是未来贝壳最大的考验。

版权声明:免费收录优质站点 发表于 5月 23, 2021 1:59 上午。
转载请注明:左晖“走了”,给3800亿的贝壳留下了三个难题 | 九欧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